你可知那句“待我长发及腰”原诗有多美?

【原诗】
待我长发及腰,将军归来可好?
此身君子意逍遥,怎料山河萧萧。
天光乍破遇,暮雪白头老。
寒剑默听奔雷,长枪独守空壕。
醉卧沙场君莫笑,一夜吹彻画角。
江南晚来客,红绳结发梢。
【回信】
待卿长发及腰,我必凯旋回朝。
昔日纵马任逍遥,俱是少年英豪。
东都霞色好,西湖烟波渺。
执枪血战八方,誓守山河多娇。
应有得胜归来日,与卿共度良宵。
盼携手终老,愿与子同袍。

不知怎的,看到这两首词,我脑海里浮现的是电视剧《琅琊榜》结局的时候,霓凰和梅长苏不得不背负起家国重任回到战场,明知道此一别就是此生再也不能相见,却又不得不分离。一个向南,一个往北,这其中有太多的无奈,一如此词中所写怎料山河萧萧!想起二人在离别时所说殊:愿来世我们都可以生在平常人家,平淡安稳地携手终老。霓:兄长此诺、来世也一定要记得!殊:此生一诺,来世必践!
琅琊榜播出一年有余,但是对此幕印象任然深刻(插句题外话:老毛子最近的新电影看完完全没有任何印象,完全没有任何深度!)霓凰和林殊途,这种爱多么的深沉,多么的压抑。还好,霓凰理解她的林殊哥哥,即使未来又那么的无望。回过头看林殊,比起霓凰的理解,他更多的应该是无奈,他的感情更复杂,一面是那个从年少到如今一直深爱自己的青梅竹马,一面是自己和七万赤焰军拼命守护的国家,他明知道霓凰想要的,无非是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,都在他的身边.他没有选择。他选择回到属于自己的战场,终究负了对霓凰的诺言。他只能将这份爱化作一句此生一诺,来世必践,把诺言许给了下辈子!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林殊调转马头的瞬间,纵使有一千个一万个霓凰,也都已经死了。

「 男女之间,最难的不是情爱的发生,而是将这烈火隐忍成清明的星光,照耀各自一生或繁华或寂寥的长夜。」 张定浩

我知道是不会有人点的,但万一有人想不开呢!